通货紧缩擦身而过

傅来兴报道 2015年1月1日

统计局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,去年11月份整体消费价格指数下滑0.3%,是我国五年来第一次出现通货紧缩。通缩就是物价下跌的情况,主因是近期油价大跌,拥车证价格波动,多项其他物价增长速度减缓,但食品价格例外,年比上升2.9%,医疗保健和教育费用也上涨。  

官方公布的通胀数据不会有多大的指标性,单从一个月的数据,更是无法看到价格会持续下跌的趋势;况且11月份的核心通胀率 (core inflation rate)仍在1.5%,并不存在通缩的迹象。通缩必须有一个趋势才会形成,因此大家不要以为物价会持续,普遍地下降。从2009年至2014年,我国的平均核心通胀率为1.65%,2012年1月曾高达3.5%,2009年10月为负1.4%,12月为负0.5%。

在我国,核心通胀率是追踪一篮子有代表性的商品价格的波动,不包括住宿和私人陆路交通成本在内;而占较大比重的是食物。国人的收入不少是花在日常的饮食上,因此也最能亲身感受到食品价格上涨所带来的生活压力。尽管整体通胀率放缓,东西并不会马上变得更便宜,生活花费不会有所减少,收入不多的人,不易应付日常生活开销的那种感觉,还是实实在在的。  

金融管理局表示,食品价格上涨主要是因为区域食品供应价上涨及小贩食物涨价,这也是初露端倪的通缩不会持续的原因。油价最近跌幅不小,解除了通胀的压力,不过一般物价不会就此下跌;而经济依然取得增长,就业率高,员工短缺,使得工资压力持续。金管局预示,2015年的平均核心通胀率介于2%至3%。  

本地汽油价格11月份下滑4.3%,油价不会导致我国进入通缩期。全球石油市场的价格难以预测,自去年6月以来,国际油价已经下跌了40%,这趟下探之旅仍未止步,问题是跌势会持续多久,更难以确定的是原油市场是否已经陷入熊市格局。  

油价的涨跌取决于各种不同因素,若看回九年来的国际油价走势,2006年7月中旬至2007年1月中旬,油价从74美元左右下跌至52美元左右,下跌幅度将近30%;但在2008年,油价却屡创历史新高,在6月27日收盘价首次突破每桶140美元关口。自2013年9月,油价一直停留在每桶100美元以上的水平,直到2014年7月底,才跌破这个支撑水平。  

无人能猜中油价要跌到多低,或何时会再次回到100美元的水平。不过,全球目前没有出现广泛商品价格崩跌,我国也没有显现其他负面经济因素,因此11月份的通缩只是擦身而过,分析师也认为,通胀率最多再呈负数一两个月。基本上,我国食品和饮料价格持续上涨之势不会改变,外国原料供应价格,租金和劳动力成本都在上涨。这阵子新元强劲抵消了区域成本上涨,但无法吸收本地劳动市场紧缩所导致的成本上扬。  

通胀和通缩是两个相反的经济现象,适度的通胀可刺激消费,扩大内需,推动经济发展;通缩却有其危险,直接影响是物价低迷,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人们的生活费,但会导致企业利润率降低,生产投资因此减少,引发失业率增加,人们收入下降,最终造成经济陷入增长乏力的僵局。  

日本长期饱受通缩困扰,是经济学上最明显的例子。自1995年以来,日本的消费价格指数年增长率有10年为负数,经济陷入长期通缩的困境。通缩虽没造成日本经济崩盘,但受到景气低迷及财政赤字的影响,这个曾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逐渐丧失动力;更糟的是人口老化日趋严重,导致整个社会的消费能力削弱。这使得日本成为全球唯一把制造通胀,当做长期主要政策目标的发达经济体。

亚洲开发银行前行长黑田东彦2013年3月中旬出任日本央行行长后,即明订在两年内要将日本银行创造货币的基础货币增加两倍,更要把消费价格指数的年增长率拉升到2%。这对于"安倍经济学"的成败至关重要。一年多来,日本的物价已逐渐摆脱通缩。  

不过,12月26日所公布的系列经济数据显示,日本11月全国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增长2.4%,增长率连续四个月下滑,低于2.5%的预期,不仅降至一年多以来的最低水平,11月份核心通胀率同比升幅,也从上个月的0.9%降至0.7%。日本的核心通胀率剔除了波动较大的新鲜食品价格以及增税的影响,11月份经价格因素调整后的家庭支出同比下降2.5%,显示消费者支出日益疲软,日本有可能会再陷入通缩的噩梦。  

大概预期到通胀率会下滑,日本央行在11月底为促进通胀树立"好榜样",率先提高多数央行高层的薪水,黑田东彦的薪资也提高到3470万日元(约38万4000新元),目的是要配合"安倍经济学"推动企业提高工资水平,从而实现提高消费,刺激经济增长的目标,这也是日本央行行长九年来首次加薪。  

新加坡人希望一般物价能够下降,坦白说是个奢望,金管局去年10月底公布的《宏观经济回顾》显示,去年4月至9月期间,环境服务价格上涨4.8%,休闲与娱乐价格上涨2%,小贩中心,快餐,餐馆和膳食服务在内的熟食价格上涨3%,超过了过去10年的平均涨幅;而地铁和巴士车资过去10年平均涨幅是0.1%和0.3%,去年4月至9月却分别攀升3.5%和2.7%。  

如果我国真的进入了一个通缩环境,导致企业投资意愿和家庭消费意愿下降,绝不会是件好事。面对刚刚露出苗头的轻微通缩,我们还没有感觉这是个好消息,因为我们离通缩尚远。根据彭博社数据,在2015年通胀预期下滑最大的10个国家里,有八个国家要么已经处于通缩之中,要么正在致力于让本国货币贬值;更有统计指,全球陷入通缩的国家已有30个。无怪乎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耶伦和欧洲央行决策官员,现在都很严肃看待通缩风险。

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

版权  联合早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