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固定资产投资额减半至16亿 电子业失"吸金王"宝座

沈越报道 2015年2月3日

据经发局昨天公布的2014年度数据显示,化工业和资讯通信及媒体业去年分别吸引26亿元和25亿元的新固定资产投资,在所有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占比分别上升至22%和21.2%,超越了电子业。

电子业不再"吸金",去年的新固定资产投资额减半至16亿元,在所有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占比也减半至13.6%,排名从第一跌至第三。

另一方面,来自非主要投资来源地的固定资产投资额在去年显著增加,从2013年的9亿元跃升至去年的41亿元,在所有投资来源国中的占比从7.5%增至34.8%,超越欧洲,美国和新加坡。

据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昨天公布的2014年度数据,化工业和资讯通信及媒体业去年分别吸引26亿元和25亿元的新固定资产投资,在所有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占比分别上升至22%和21.2%,超越了电子业。

除了新投资减少,电子业去年也经历不少业内公司关闭本地业务或大规模裁员的事件。譬如,硬盘制造商HGST因重组和转型,在去年底裁退500多名在本地工厂任职的员工。此外,按经发局上月底发出的初步数据,电子业的工业产值在去年也萎缩了0.1%。

经发局主席马宣仁医生对此表示,不同领域有不同周期,不能凭电子业去年的新投资额减少而断定这是一种趋势,过去五至十年的数据显示,电子业依然是吸引新投资的主要领域。 

经发局局长杨吉全则表示,在电子业当中,电力管理,通信,传感器和数据储存是主要的增长领域,本地有超过一半的电子企业从事的就是这四大方面的业务,使新加坡能够把握增长的机会。 

马宣仁说:"过去,当我们听说有公司重组并搬离新加坡,会认为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坏消息,因为这意味着裁员。重要的是,我们能否提早知道这些并与企业合作,让事情能有计划地展开。我们可以和工会合作,让那些可能受影响的员工尽早接受再训练。"

针对跨国企业是否受我国劳动市场继续紧缩的影响,马宣仁表示,主要受影响的是从事国内服务的中小企业,跨国企业一般上都能应付我国的外籍员工政策。

主要投资来源地投资额减少
在投资来源地方面,原本位列前三的美国,欧洲以及新加坡的新固定资产投资都有所减少。 

美国的投资额从2013年的37亿元下滑至去年的18亿元,占比从近31%减至15%。欧洲的投资额从2013年的33亿元下滑至去年的31亿元,占比从27%稍微滑落至26%。

新加坡的投资额则从2013年的31亿元减少至去年的20亿元,占比也从26%下降至近17%。 

反观来自"其他"地区的投资额却连翻三倍左右。杨吉全表示,这些其他国家来自亚太地区。他说:"来自各个地区的投资额每年都会不同,这视我们在那年引进的投资组合而定。"

他也表示,随着更多亚洲企业兴起并向外发展,来自亚洲的投资将继续增加。

至于油价大跌对我国新投资会带来什么冲击,马宣仁表示,新加坡作为一个能源净入口国,将从油价大跌中受惠,但一些能源和化工企业的盈利率将压低,意味它们在开支方面会更谨慎。

他说:"短期而言(油价下跌)会有好处。我们需要关注中长期,观察这对能源和化工业带来什么影响。"

版权  联合早报